我被刑事官司纏上怎麼辦?

陳振瑋

img1561974022429.jpg

我被刑事官司纏上怎麼辦?

前司法院長賴英照說:台灣司法一年收案350萬件,以每個案件兩個當事人也就是原告、被告各一個來算,一年大約有700萬人與司法扯上關係,佔了台灣人口的三分之ㄧ,這700萬人裡面還不包含被傳去當證人的人數,因此每個人走進法院都應該具備一些基本知識,今天先就對人民權益侵害較大的刑事訴訟程序做個簡要的介紹:


(一)   刑事案件進到法院之前原則上會先由地檢署檢察官進行偵查程序,訊問後再依證據是否充足決定要不要將被告起訴,檢察官偵辦前有可能先由調查局或警察對被告先進行約談或詢問,之後再移送地檢署由檢察官複訊,而不管在偵查中或法院審判中,為了保障被告的緘默權以及防禦權,我國刑事訴訟法第95條有一個權利告知事項的規定,也就是司法機關人員在訊問被告之前一定要先告知被告四個基本權利:

「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三、得選任辯護人。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如果沒有踐行上開程序所製作的筆錄原則上都不能當作證據,另外案件由檢察官偵辦訊問或採證的過程比較不會有爭議,因為檢察官比較不會違法取供或採證,但是一些比較基層的警察或調查局人員,可能為了破案或搶績效,有時候會在正式製作筆錄之前灌輸被告錯誤觀念。


比方說私下跟被告講說你這個是小罪認罪就沒事了,不然到檢察官那邊可能會被羈押,而很多被告可能都是第一次進到警察局又沒法律知識,壓力很大很緊張的情況下就誤信警察的說法,就算真的沒犯罪可能也都可能會在製作筆錄時說他有犯罪。


這種筆錄表面上是被告出於自由意志的回答,而且有錄音又可以確保被告是自己認罪的,這個自白筆錄送到法院之後變成我們現在實務上很難去推翻的不利被告的證據,最後被告很可能就因為這一次被警察用不正方式訊問,所以本來無罪很可能就變有罪,這是我想特別提醒民眾的,在偵查機關你沒犯罪原則上就說你沒犯罪,就算要認罪也是等案件進到地檢署或法院之後再視情況決定,看要跟檢察官爭取緩起訴或向法院聲請認罪協商都可以。


法律扶助基金會為了避免偵查中的一些爭議,現在有檢警第一次偵訊律師陪同專案的服務項目,也就是你只要是第一次去偵查機關應訊,沒錢也可以請警察或檢察官幫你聲請律師陪同偵訊,申請專線:02-66328282。


(二)   再來案件如果被檢察官起訴進到法院之後,除了剛剛說的四項基本權利告知事項之外,為了更能充分保障被告的權利,92年刑事訴訟制度從原本法官職權主義修正成「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修正重點包括賦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聲請調查證據及對質詢問的權利,當事人聲請調查的證據如果有調查的可能,又與法院判決的基礎有重要關係,法院即有加以調查的義務。


(三)   另外修正後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一條也賦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舉證責任,而且要指出證明之方法,檢察官如果不能證明被告顯然有成立犯罪的可能,甚至可能遭法院駁回起訴。


(四)   司法院也指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及第三項雖分別規定「法院為發見真實,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但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惟由「法院為前項調查證據前,應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陳述意見之機會。」等條文觀之,已充分說明刑事訴訟新制是採「當事人舉證為主、法院依職權調查為輔」的訴訟進行方式,因為被告最知道如何主張自己的權益,如何才能證明自己清白,因此刑訴新制就變成原則上由被告來主導證據調查,同時也釐清了法官與檢察官的職責分際。

 

陳振瑋律師  

商業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