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他愛上我的她(2/2)

大頭嬸

love-triangle-PHQXFXF.jpg青春期就被送到美國讀書,回台灣後,我只短暫工作一年,加上婚後搬至南部,我幾乎沒有社交圈。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吃飯,甚至,經常一個人入眠,那樣孤單的生活幾乎使人抓狂。因此,重逢閨蜜讓我興奮到睡不著,腦子裡盡是在高中三年的點點滴滴裡迴轉。感恩上帝眷顧我,在我最孤單的時刻賜與我絕佳禮物。

 

我們又開始了“黏在一起”的日子。

 

我先生幾乎不會在家用餐,我幾次找她來我家吃飯後,慢慢形成一種規律,我會盼望她下班,直到她出現,我的耳朵和嘴巴才算有了功能。每晚不是我開伙就是她帶外賣,我們總是邊吃邊聊八卦,從辦公室的是是非非到影藝戲劇的虛虛實實,都是我們津津有味的話題。當然啦,閨蜜之間的秘密也少不了,比如說她的感情和我的婚姻,都是分享的內容,尤其是我和我先生之間的事,她特愛追問。

 

有一次,我們正在為一位無關緊要的藝人緋聞爭論不休。她說:「男生為了女生放棄前途,只為了跟女生相守一輩子,那是真愛。」

 

我說:「拜託,女生有家庭耶,那樣很不道德!」

 

她說:「遇見了能怎麼辦?那是命中注定。」

 

我說:「強詞奪理啦,丟下丈夫、孩子去享受自己的愛情,這太糟糕,要是我,即使再心動也會假裝不為所動。假做真時假亦真,時間會讓一切不該發生的不發生。」

 

正當她又要反駁我時,我們家的大門被打開,我先生提早回家。平常他就曉得她晚上都會來陪我,所以沒有任何訝異之情,他禮貌的跟她打聲招呼後就進房間梳洗。倒是她搞笑的說:「妳的良人回來了,奴婢可以告退了。」我讓她等等,我請我先生送她回家。那次之後,只要我先生在家,我都會麻煩他開車,以減輕她搭捷運的勞頓。

 

事後想想這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他們有機會單獨相處,我忘記人性本脆弱,他們的情愫就是在一次次護送中滋生。

 

假日,我的良人多半忙著選民的事,她會開車載我去看海或喝咖啡。我的肚子越來越大,她要我小心走路,護著我避開別人碰撞。我常常注視著她說:「謝謝妳,我好好命哦!」她會笑罵我:「神經啦,謝什麼!」我是真心感謝,若沒有她,我該有多孤單啊!所以,當我先生偶爾摸著我的肚子跟寶寶說:「爸比真的對不起媽咪,常常讓媽咪一個人。」時,我就會手撫著先生的頭髮說:「我有愛我的老公和閨蜜,我不會孤單啦。」

 

那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終於完成十月使命,我的公主平安健康順產,我住在事先安排好的月子中心坐月子。先生陪我生產後,親親我的額頭說:「不到半年就選舉了,我得四處做公關,沒有辦法常常陪妳,對不起。」我笑著說:「沒關係啦,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我們的小公主。」可能是國中畢業後我就獨自留學,養成了獨立自主的性格,雖然有些落寞但是會馬上釋懷。何況,我又有一個死黨相陪,寂寞,不怕!

 

那晚她沒有如常到月子中心,我收到她的訊息:「親愛的,我今晚要加班,明天再見哦。」隔日是週末,她中午過後來陪我,眼睛有些浮腫。我問她:「我的大美女,昨晚做甚麼壞事呀?沒睡好齁。」

 

 

 

她的確做了壞事,她在汽車旅館跟我先生度過一眠,在我懷孕八個月時,她跟我先生表白,說她對他一見鍾情。女追男果然隔層紗,我先生暈了,醉了,感覺戀愛了。

 

我很笨,當時竟然沒有看出她藏著秘密的眼神。只見她神色緊張的說:「我能做甚麼壞事啊!」剛好護理師抱了娃娃進來要我親餵,我們暫時終止對話。

 

那個午後,她一直處在若有所思的狀態,我忍不住用捉弄的語氣低聲問她:「怎麼了?戀愛啦?」。

 

她瞬間反彈:「沒有沒有,不要亂講。」

 

我很少看見她會因為玩笑話而正色嚴肅,想要問她怎麼回事,她急著拿起包包說:「我晚上有約,不能陪妳了。」

 

我當時覺得奇怪,在南部她除了我就沒有其他至交,怎麼突然會有約?但看到她異於平常的神情,我不敢再追問,或許真有什麼重大事情要討論,一時不方便讓我知道吧。

 

從那之後她不再天天陪我,我充滿疑問:「妳在生我的氣嗎?」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生妳的氣!我只是比較忙啦,妳想太多了。」她用食指點了我的眉頭,輕解我的眉鎖。

 

我一方面相信她真的忙碌,另一方面是我的小公主也讓我忙得無暇多想,漸漸地,我和她又各過各的生活。有一次我哭著問我先生:「怎麼回事?她為什麼要疏遠我?」

 

我先生抱著我,親了一下我的鼻頭,然後拍著我的背部,什麼話都沒有說。

 

我從難受到接受,花了大半年的時間,我想,緣份盡了,就算了吧。

 

直至那日,她又出現在我家,我原本喜出望外,沒想到她一開口就讓我的世界破了好大一個洞。她幽幽的說:「妳成全我們好嗎?妳老公和我命中注定相愛了。」

 

她淚流滿面。

 

我啞口無言。

 

之於我,我彷彿昏迷後甦醒,時空錯亂,人物不清。

 

她在說甚麼呀?

 

她為什麼哭?

 

我要說什麼呀?

 

我為什麼不哭?

 

我就那樣無言無語、無視她存在,繼續做著原本的家事和照顧小公主。

 

她哭完就離開。

 

我無情無緒,終於嘗試到什麼叫麻木。

 

我幫小公主洗澡,餵小公主副食品,哄小公主睡覺。

 

為母則強。

 

我現在回頭看,才知道那時候若無小公主,我應該會大呼小叫、尋死尋活吧!我最愛的他和她一起背叛我,這是天地崩裂可以形容嗎?

 

他深夜才返家,看得出來好疲憊。

 

他在我面前靜坐了五分鐘,才緩緩開口:「對不起。」

 

我的淚水瞬間大量湧現,委屈攪亂了碎裂的心,痛楚終於浮現,像針刺,似刀割,痛到想大吼大叫大罵。我十指緊緊抓住床單,欲爆不能爆的氣焰,在內心熊熊燃燒。我咬著下唇,死命噤聲,我不能吵醒我的小公主。

 

他突然跪倒在地,哽咽的說:「我不敢求妳原諒,我一時迷失,造成妳的劇痛,我該死,我真的該死。」他抱頭小聲哭泣。

 

那夜,我和他皆徹夜未眠。

 

那夜,我和他各據角落一隅, 再無言語。

 

隔日太陽依舊升起,小公主睜開眼睛就看見她的媽咪端坐小床旁,八個月大的胖娃兒,漂亮的蘋果臉因為有了安全感而笑容滿面。我因小公主笑而笑,低頭幫她換尿布,抱起她親了又親,她笑得咯咯響,頭鑽進我的胸部吃早餐。

 

抱著小公主,我把碎掉的心暫時收拾整齊,痛依然痛,但我胸懷希望,絕不會被背叛擊倒。我轉身面向東窗,看見晨曦好美,我陷入深思:一時的迷失是否應該被原諒?


成長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