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不如一代是伪命题 担心后浪不如做好前浪

陈博

5月3日晚间,中国大陆视频弹幕网站bilibili(B站)发布“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影片——《后浪》,引起网友热议,在朋友圈得到了疯转。



但是定睛一看,事实上中年人眼里特别有教育意义的《后浪》,在年轻人那没有激起什么波澜。真正的“后浪”并不感冒,95后00后几乎无人转发。我也特意询问了一些比较活跃的年轻朋友们,大家都纷纷表示对这个视频比较无感。相反,大部分转发《后浪》的都是作为80后的“前浪”。不过也正是如此,在《后浪》刷屏后,B站的股价更是在美股大跌的状况下逆势大涨近8%,截至当日收盘,B站收5涨5.53%,市值飙升40亿。可以说,B站这一波PR的成本已经回来了。



关于这个视频的内容我并不想评价太多,这个视频说起来是献给“后浪”的,但更多还是“前浪爸爸们”的自嗨,给“前浪”自己听的,让“前浪”有一种自我满足感,觉得自己好像心胸很宽广,很理解“后浪”的想法,并且会义无反顾支持年轻人。但是事实上,“后浪”真的需要什么,“前浪”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吗?“前浪”口中的羡慕,与“后浪”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实情况是“后浪”根本不关注别人是否羡慕自已,别人的羡慕或者不羡慕改变不了自已的人生。“后浪”更多地是在乎满足自己,并不想听从别人的“说教”,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这个才是自己的人生!我也在朋友圈里问了几个年轻人,他们都纷纷表示,真正的00后都还在王者峡谷里厮杀呢,甚至连微信都不用,根本就没空来看《后浪》这个视频。所以,在“后浪”眼中,B站这条宣传片“非常尴尬”、“实属自嗨”、“充满说教意味”、“不懂年轻人”。



每一代的“前浪”都有种觉得“后浪”不太行的担忧,这种担忧一次又一次被证明是错误的。“后浪”会逐渐成长、逐渐成熟。每个年纪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前浪”完全不必为“后浪”操心。“后浪”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选择,当他们到了一定的年龄和阶段之后自然会负起自己该负起的责任,没什么值得担忧的。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现在的“后浪”比当年的“前浪”拥有更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条件,社会也更加包容,年轻人会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在以前像我这样的80后这代人,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比较少,只能在高考这一条路上走到黑。更早的60后70后情况更严酷,因为高考的独木桥更窄,选择更少,很多人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出自己的小村子。而对于现在的95后、00后、10后来说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不一定非要走高考路线,除了高考还有很多其他可以发展的机会,有的人去国外发展成功了,有的人打电竞游戏也成功了,有的人当带货主播也成功了,等等。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多元化。



在经济方面,现在的经济也越来越发达,“后浪”可以少吃很多苦。同时,经济的发展也会给人们带来更多的选择。越穷的时候,你的选择越少,因为必须挣钱养家养活自己。经济好了之后可以不用顾虑很多事情。比如说,现在可能很多年轻人不会去考虑自己以外的太多事情,不用过多的考虑赡养父母,因为父母本身的生活条件就很不错了,也不用想着存钱,因为已经脱离了对贫穷的恐惧感,觉得钱总是能挣到的,该享受就享受。


所以,对于“后浪”来讲现在确实是一个更好的时代。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水准也有很大的提升,所以在“后浪”中会出现更多的优秀人才,更有可能在很多领域取得更好的成功。这也证明了我刚才的观点,“前浪”并不需要做作地表达对“后浪”的各种看法,“后浪”更多地是需要放手、包容、鼓励和引导。


在这里我也顺便和大家分享一下前两天我在西茶和一群朋友们聚餐时遇到的两件事。那天给我们做饭的米其林大厨是一个台湾人,他年轻的时候是台湾的小混混。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艋舺》这个电影,他就是和电影中的人物一样,是个不良少年。稍微长大一点之后,他的外公就教他做菜,他外公是一个川菜厨子。他学了做菜后就发现他对于做菜挺感兴趣的,之后就一直在学做菜,在台湾的一个比较顶级的厨艺学校学习,学完以后又去了澳洲的蓝带餐饮学校学习,成为了蓝带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以第一名毕业的华人学生。现在他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米其林大厨,一直在米其林级别的餐厅里工作。同时他还会去原来在台湾的厨艺学校进行讲课,甚至还做一些公益活动,教年轻一代的不良少年们做菜,帮助他们解答人生的困惑。



谁会想到今天的一个米其林大厨曾经居然是一个不良少年。所以“前浪”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因为即使曾经是个不良少年,但是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他也会变得成熟,也会开始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也可以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甚至一跃成为社会上的优秀人才,之后再回馈社会。我相信整个过程就是这样一个周而复始。当然这离不开他外公的鼓励和引导,并没有因为他是不良少年而放弃他,反而帮助他走出了不一样的人生。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另外一个故事也很有意思。在吃饭的时候我和我朋友聊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学校——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我相信除了我之外很多人也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学校的名字。但是这所学院却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艺术学院之一,它在现代艺术圈子里面是最顶级的存在。全世界最贵的摄影师前三名都是从这个学院毕业的,拍张照片的价格高达三百万美金。这个学院每年只招六十人,我的朋友正是从这个学院里毕业的。她是学戏剧专业的,一个系的所有年级加起来只有十几个学生,整个学校也只有三百人,是一个非常精英的学校。



然后我就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们学校出了这么多厉害的人物,你觉得究竟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好还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好?”她是这么回答的:“首先,学生肯定是很好的。我们学校招生不是看你的过去取得了如何优秀的成绩,而是看你未来的可能性、未来的潜力有多大。其次,老师当然也是很厉害的,本身都是行业里最顶级的选手。而我们的老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引导和鼓励,没别的东西。举个例子,在国内上大学或者做课题,老师都会给你方向,让你按照这个方向进行研究。但是在我们学校是不存在老师给课题的情况,老师都会说你是艺术家,你得自己想一个课题进行研究,老师做的只是在我们确定了方向之后进行引导和帮忙找材料,更多的是鼓励。”由此可见,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学院是用这样的方式进行选拔和培养学生的,没有任何中国学校里的说教成分,所以才能产生这么多世界顶级的大师和最优秀的艺术家。


不仅是艺术行业如此,其实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对于“后浪”,我们“前浪”需要做的很简单,就是提供一个好的环境,宽容、包容、鼓励、引导他们,“前浪”自然而然会变得很好,“后浪”不需要过于焦虑。我永远相信“后浪”一定会比“前浪”更浪。




時事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