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道歉了,你要怎樣?

林家泰

有時候道歉的臉,和罵人的臉,很難分辨。


十分鐘之前,文相還揪著剛來公司上班的亭萱,要亭萱把偷他的一千塊交出來,文相的嗓門本來就大,情緒上來辦公室裡都是他嘶吼的聲音。幾個同事靠了過來,只看到亭萱的右手被文相拽住,一臉委屈用彷彿快哭出來的聲音說「我真的沒有偷。」


隨著圍觀的同事越來越多,文相更是認定了亭萱就是小偷,一會兒要她還錢,一會兒說要叫警察。這時候公司的大姐頭敏琦走了過來,二話不說蹲到文相的辦公桌底下,不到5秒鐘手上就夾著一張一千塊,然後惡狠狠的跟文相說「去年你才冤枉新同事,今年就做同樣的事,快跟亭萱道歉!」


文相只好悻悻然地跟亭萱說「對不起」,和剛剛指控亭萱的音量相比,這音量應該不到1/10,敏琦很不耐煩的說「你不會大聲一點嗎﹖」果然文相的音量馬上跟剛剛一樣,只不過說的是「我都道歉了,你要怎樣﹖


sticky-note-with-apology-2022077.jpg

旁邊的同事也跟著幫腔,「文相都說對不起了,亭萱就原諒他吧!

不知道剛剛情境裡類似的對話您是否熟悉﹖

除了這兩句還會聽到了

我跟XXX道歉,也希望得到他的原諒

我都道歉了,他為什麼還不原諒。

人家都道歉了,如果我們不原諒就顯得自己氣量狹小。

如果他願意原諒,我就道歉。


我們似乎習慣了道歉和原諒之間的對價關係,也慢慢的變成了「道歉」的人最大,而原諒就成了另外一方的義務。

但我今天想聊一下道歉的本質是什麼﹖


道歉就是為自己不妥當的言行表達歉意,純粹就自己做錯事表達的態度,而且道歉的態度必須和自己闖的禍成正比。那種大街上罵人,巷子裡跟對方道歉的方式,根本就是毫無誠意。雖然不必像有些洗門風羞辱的方式,但展現自己道歉的態度,也是誠意的展現。


至於被道歉的人是否原諒則完全無關,更不要說很多人的道歉缺乏誠意,如同前面的案例,亭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文相誤會,甚至被羞辱,但文相的道歉卻顯得毫無誠意,如此不對等的行為,總是會有一些好事者出來「圓場」。


這些好事者打著以和為貴的旗號,用道德勒索相對弱勢的一方,他贏得了和事佬的美譽,但也助長了像文相這種人的惡習,至於弱勢一方的哭泣和委屈,就沒有什麼人在乎了。


一個社會有多偽善,就隱藏了多少醜陋。


如果有一天有人跟我們道歉,我們可以擁有接受道歉的寬容,同樣的也有不羈受道歉的底氣,每個人都有拒絕被道德勒索的權利,但這個權利得到自己主張和爭取。


林家泰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