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不僅僅是種選舉

風清揚/ ALEN

有位醫生看位患者,

醫生在白板上畫圓形,

醫生:您看到什麼,

患者:我看到二個人在圓床上做愛


然後畫正方形

醫生:您看到什麼,

患者:我看到二個人在餐桌上做愛


然後畫三角形

醫生:您看到什麼,

患者:我看到二個人在山上做愛


然後畫十字形

醫生:您看到什麼,

患者:我看到二個人在窗戶旁做愛


醫生就很奇怪:你怎麼都想到這件事情

患者很生氣說:是你拿這麼猥䙝圖給我,怪我嗎?


我去年幫國民黨議員助選,有人說我是深藍的

和朋友聊天說到韓國瑜時,有人說我是深綠的

前二天在貼上陳柏維合照,有人說我是基進的

在五年前和柯市長助選時,有人說我是白色的

好在沒人說我是紅色的,保有絲絲的尊嚴


我發現,原來我才是正常人,

還是我是不正常的,他們才是正常的,

在心理學家柯里把自我意識的這稱為“自我形象”,

他會用他的標準套在別人,來證明自己是對的提升形象,

這就佛家說的分別心,用對不對,是不是來分別

在先天智能裡,要清楚、清晰才會清楚,


怎樣才是成熟清楚,

首先要共容,我不認同你但我可以忍受你或容包你

次要要共融,雖然你我不認同,確可以找到共識來相融,

最重要共榮,因有共識才會有共同的榮譽目標,


我相信很多人很討厭韓粉、英粉,

他們代表的,我不喜歡你,沒辦法說服你,就要攻擊你,

非友即敵的概念來去執行,

也讓人看到他的焦慮與無知,

不僅沒智慧且心靈層次很低,

如果這是民主,那是真民主嗎?


曾經和位大姐說:

你可以支持韓,但不要當韓粉,爭贏了,你得到了什麼

因為這些和你無關,所期待的只是他人認同罷了

大部分每天談的都和你沒關係話題,


在日本,

他們沒有掃街文化,因為擾民,僅規定時間站公園講政見

在芬蘭,

他們立委,藉由問卷投票,產生理念相同的侯選人去執行


真民主是從尊重開始,

尊重是重視自己的尊嚴基礎,

我所支持的每一位都有我的理由,

因為我清楚,清晰所以我知道,

這就是我幫過五位侯選人選舉操作都贏的原因,

就算來下一個我也知道如何會贏,

朋友們、當清楚、清晰、清醒的人吧

也請你投下你認為對的人,

至於別人就別管了 ~~~~


img1578642054006.jpg

時事 舉報
评论 下載app即可評論 >

取消回復

登錄 參與評論
發表

評論列表(

  •